三个人

【峰霆】【项允超XMIKE】囚徒 (4)

监狱梗  

真人无关*3

大概……画风突变?

===============================

彭泽阳眯起眼,盯着毫无动静的MIKE看了好一会儿。因为背对的原因,未知的恐惧让MIKE呼吸渐渐粗重起来。

 

彭泽阳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然后外间广播毫无预警的响起一阵刺耳的警铃。

 

 

 

 

 

“嘿,听说那个细皮嫩肉的小长官,留胡子了。”

 

食堂里,做成一团的囚犯低声议论着,时而发出窃笑。

 

“看到了,喏,那不就是吗。嘿嘿嘿,看起来更想艹了怎么办。”

 

囚犯音调越讲越响,边讲还边看着走过的MIKE,明摆着想MIKE听见他们满嘴下【】流的话,更有甚者,当着MIKE的面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大力揉搓起来,嘿嘿嘿笑着盯着MIKE的脸打【】飞机。

 

“嘿,长官,用你的胡子蹭我的东西会是什么感觉。”

 

在MIKE即将走完通道时,终于有囚犯按捺不住,伸出一条腿拦在MIKE前面。

 

“什么感觉?”MIKE的胸膛狠狠的起伏了两下,然后转过头朝着那囚犯的脸,笑了。MIKE提起腿,踩在了囚犯的裤【】裆上,不轻不重的碾着,细幼漂亮的小腿被警用皮靴包裹着,让人看了喉头发干。

 

随着MIKE脚上的动作,囚犯呼吸明显粗重起来,并且狠狠地咽着口水。周围的囚犯也渐渐安静下来,盯着MIKE的脸移不开视线。

 

“就凭你也配知道?”MIKE一挑眉,脚下一使劲,狠狠的踩了下去,然后收回了脚。

 

“嗯!啊!”那囚犯整张脸都纠结到了一起,整个人瘫软在了椅子上,双手紧捂着裤【】裆,脸上不知是欢愉还是痛苦的表情。

 

MIKE皱眉看见那囚犯的裆部布料颜色渐渐变深,嫌恶的把警靴底部在地毯上狠狠的蹭了蹭,迈开长腿走了。

 

“彭爷,项允超和项允超的人并没有任何动作。”

 

食堂角落里,彭泽阳一帮人默默地看完了刚才的一通闹剧。

 

“我看见了,”彭泽阳皱眉,若有所思。

 

 

 

 

 

 

项允超盯着从过道一路走过来的人,笑的不怀好意。

 

接着一把把人扯进了怀里。

 

“你疯了!项允超!”MIKE伸手摸向腰间挂着的警棍,却被项允超伸手大力摁住。

 

“嘘,嘘,没事,这里没别人,也没监控。”

 

MIKE闻言浑身肌肉放松了下来,但还是不自觉的探头出去向四周看看,周身气场却是没有了。

 

“你还是疯了,万一被别人看见怎么办。”MIKE语调软软的,整个人几乎是缩在项允超的怀里。

 

“是疯了,想你想疯了。”项允超语调轻松,毫不担心有人会发现,“这段日子我没办法护着你。今天中午也是。”

 

MIKE看着项允超满是心疼的脸,眨了眨眼睛,哦了一声就一头扎进项允超的脖颈,用胡渣磨蹭起来。

 

“嘶——MIKE你——”项允超刚想咬牙切齿的和MIKE说你个小妖精不要勾我没了你我已经靠打【】飞机度过大半年了可经不起你的拨撩,却被MIKE伸进他囚服里的手打断了。

 

抬起MIKE的脸,满是狡黠的笑。

 

项允超眯起眼睛,手指勾起MIKE曾经漂亮但现在长满胡渣的下巴,给了MIKE一个深深的吻。


戳我,你在,害怕,什么


===============================

我还记得更这篇文章我简直记性太好了hhhhh


【峰霆】【苏星宇/MIKE】领带

两个 都不是人的 精 的日常   

真人无关*3

==============================================


1.

苏星宇V:MIKE先生和苏先生。

                [图片]

 

 

 

2.

兔子火了。原因是苏星宇发了一条微博。照片里兔子和苏星宇都打着同样款式的领带,齐齐45度角仰望天花板。兔子小领带。苏星宇大领带。

 

苏星宇作为当红炸子鸡,微博的影响力那是杠杠的。

 

粉丝A:兔兔好萌!揉揉脸!

 

粉丝B:兔兔和wuli宇哥的领带hhh是亲子款吗

 

……

 

不,是情侣款。苏星宇扯扯领带。

 

微博评论蹭蹭蹭往上涨。兔子脑袋蹭蹭蹭埋到屏幕里去。兔爪滑滑滑,怎么看也看不完评论。

 

苏星宇看着飞速上涨的评论数,一副牛气哄哄的表情坐着,翘着脚,甜滋滋的等兔子夸他。

 

……

 

MIKE!MIKE!凹了半天造型的苏星宇发现MIKE并没有理他,气呼呼伸手拿掉了手机。

 

给我给我!兔子挥舞着兔爪。

 

不给!苏星宇把手机举高高。

 

给我给我。兔子两只兔爪软软的搭在苏星宇的手腕上,兔眼湿漉漉。

 

苏星宇手一软。

 

苏星宇投降了。

 

兔兔急匆匆夺过手机抱在怀里就想跑,哒哒哒没跑两步,一只兔爪就踩上了还戴着的小领带,吧唧摔倒了。

 

兔子老这么摔会不会傻。苏星宇捂脸。

 

 

 

 

3.

自从上了微博之后,兔子好像特别喜欢戴领带。

 

这天苏星宇的经纪人田心,助理大杰,好友马兰兰都要来。

 

兔兔早早的扒拉着小领带,扬扬脑袋,示意苏星宇给它戴上。

 



4.

这天兔子经常看似不经意的到田心,大杰和马兰兰面前晃荡,并收获无数次的赞美。

 

 

 

 

5.

星宇!星宇!兔子刚洗完澡不久,香香白白软软绵绵的往苏星宇怀里扑。

 

诶!苏星宇呼噜着松软的兔毛。

 

他们都夸我很好看!夸我好看!兔子絮絮叨叨的,强调了好多好多好多次自己被夸好看。然后睡着了。整只兔缩在苏星宇怀里缩成一个白团。

 

你就是很好看。苏星宇在心里说。然后心满意足的团了团缩成白团的兔子,拒绝回想威逼田心大杰马兰兰不停夸兔子好看的过程,闭上眼睡了。

 

晚安,MIKE。

 

 

6.

田心大杰马兰兰:苏星宇你禽兽!

 

苏星宇:我是(老虎精)。

 

田心大杰马兰兰:……

 

田心大杰马兰兰:苏星宇你不是人!

 

苏星宇:嗯:)


【峰霆】【苏星宇/MIKE】酷吗

两个 都不是人的 精 的日常 

真人无关*3

==============================================

苏星宇回到家,并没有发现他心心念念的白团子向他扑过来。

 

他从客厅找到厨房,又找到书房,最后从浴室发现了大长着四肢仰卧在放满水的洗手池里的兔子。哦,脑袋还靠在边沿上。

 

星宇!星宇!听到响声的兔子哗地从水里站起来,两只眼睛瞪得又圆又亮,两只前爪扒拉着洗手池的边沿,然后抖抖毛,甩了苏星宇一脸水。

 

苏星宇抹了一把脸,哗啦把兔子从水里抱出来,随手抽了一条浴巾,把兔子整个包成了个球。

 

星宇!星宇!兔子艰难的拨开白浴巾,露出了两只前爪,又把爪子伸进浴巾里,掏啊掏把自己的耳朵扒拉出浴巾。

 

干嘛!干嘛!苏星宇专心的给兔子擦身体。

 

酷吗!酷吗!终于得到搭理的兔子嚷嚷道。

 

什么?苏星宇继续擦擦擦。

 

我刚刚!酷吗!兔子期待的看着苏星宇。

 

苏星宇眨眨眼睛,并没有什么表示。

 

兔子晃晃脑袋,呼啦的拨开了整条浴巾,伸伸爪子把浴巾踢到一边去,吧唧四爪朝天的往洗手台上一躺。刚才!酷吗!

 

噗。苏星宇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嗯,很酷。再给兔子伸了一个大拇指。

 

敷衍我!兔子气呼呼的用爪子软绵绵的推了一把苏星宇,自己蹦跶到地上,哒哒哒就跑了,任苏星宇怎么叫都不回头。

 

 

 

到下午,兔子终于又肯搭理苏星宇了。

 

苏星宇路过客厅,被兔子扯住了裤脚。

 

苏星宇作势伸手要抱兔子,却被兔子拒绝了。

 

兔子哒哒哒跑到茶几边,啪的打开了一副墨镜,努力的扣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在苏星宇前面来来回回的走,还时不时的瞅瞅苏星宇。

 

苏星宇还是不明所以。

 

哦哦哦!酷!太酷了!苏星宇好像想到什么似得,啪啪啪的鼓起掌,笑眯眯的称赞起了兔子。

 

哼哼!叫兔哥!兔子傲娇的扬起了脑袋。

 

兔哥!苏星宇麻溜的就是一声。

 

哼哼哼!兔子吧唧把墨镜扔了,一团就扑进了苏星宇怀里。

 

苏星宇抱着白白软软的团子,虽然不知道到底咋样,但还是心满意足的摸摸兔子毛。然后一扭头看见了旁边的电视屏幕。屏幕里的大佬霆哥正带着墨镜,扬着头,带领着一帮小弟呼啦啦的穿过了斑马线。

 

苏星宇脚下差点一个打滑。 


实!力!窒!息!呜呜呜呜真好看QAQQQQ

图源微博:旭旭等等等 

【峰霆】【崔艾伦X秦朗】822 (下)R18

哦,写完肉了【打脸

虽然……,但是我自我感觉自己已经血气不足了【打脸

真人无关*3

==============================================

“说什么,你说说什么,”崔艾伦的手不规矩的伸进了崔艾伦的浴袍,“让我检查检查到底有没有藏。”声音压抑着笑意。

 

秦朗反射性的要挣扎,却被崔艾伦几下摸软了身体,仰着头,嘴巴轻轻哈气,胸膛起伏。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dd1121&tid=3100444#Content


待两人清洗干净,躺在另一张床上准备入睡时,时间已经超过五点半了。崔艾伦摸摸秦朗分部着青紫痕迹的腰身,愧疚的道歉:“我太用力了。”说完,又安抚的亲亲秦朗的嘴角。

 

“哼哼,所以你要对我好。”秦朗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他迷糊的对崔艾伦哼哼,整个人直往崔艾伦怀里钻。

 

“晚安。”轻轻的一个吻,落在秦朗额头。

 

 

 

至于下午的录制新歌,秦朗当然是错过了。


END

【峰霆】【崔艾伦X秦朗】822 (上)R18

822的等等真是好勾人, 所以对他下手了

事情都是胡编乱造的

真人无关*3

下面正文

==============================================

“Now say you love me 2 ,Now say you love me 2 ,融化我无难度……”

 

崔艾伦杂志拍摄中得了个空,连忙打开手机。

 

直播一打开,便看见屏幕上的人穿着花衬衫和皮裤,一边唱着歌,一边扭动着跨部。

 

“Now say you love me 2 ,乱世有我保护,Now say you loveme 2 my Boo……”

 

崔艾伦细细的看着许久不见的秦朗,从下半身到上半身。最终,目光停留在了秦朗左耳佩戴的尖尖的金色耳钉上。随后,崔艾伦像是想起什么来了,轻声的笑。顾及着在场的其他人,笑声压抑着,在喉咙里打转。

 

正兴起,崔艾伦耳边穿来了助理的声音:“艾伦哥,开始拍摄了。”

 

“啧。”好似有点烦躁的啧了一声,崔艾伦在助理的催促声中放下了手机。

 

屏幕上,秦朗还在唱着歌。双眼盯着镜头,好似还在留恋着刚刚的崔艾伦,目光缱绻。

 

 

 

演唱会结束再加上在码头和粉丝告别,秦朗回到香港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下了船坐进车里,秦朗放松的摘了帽子,捋了捋垂下去的刘海,习惯性的打开了手机。

 

微信提示有很多,秦朗下意识的先去看崔艾伦的留言。

 

我在皇冠酒店。——阿伦

 

显示发送时间在一个多小时前。秦朗被吓了一大跳。

 

连忙要求司机掉头,秦朗又打了个电话回家,“喂妈,晚上有个兄弟来香港了……我就不回家了,去酒店和他聚聚……嗯……知道,就你也认识的,阿伦……”

 

又和助理表示了把录歌推到下午,一切都交代好的秦朗舒了一口气,有点雀跃的盯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树木。两个人好久没见了呢。

 

 

到了酒店,秦朗熟门熟路的走到了老房间,轻轻的敲了一敲门。

 

门开了。秦朗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嗨,阿伦。”

 

秦朗咧开嘴笑了。然后就被崔艾伦拽进了屋。

 

 

 

两个人很久没见,规规矩矩的洗了澡,搂在一起靠在床头说着话。

 

“你知不知道,我的粉粉好厉害的,自己做的灯牌,有那么大,好漂亮的。”秦朗笑的很开心,说道激动出还伸出手比划起来,比划完又转头瞅瞅崔艾伦,可爱的不得了。

 

“知道知道,我看了一会儿直播,看到啦。”崔艾伦亲亲秦朗的发顶,伸手抓住了他挥动着的手,感受到温度之后皱了皱眉头,“怎么手冰冰的?空调开太低了?”

 

“没有没有。”秦朗抽回手,反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开了今晚表演的视频,嚷嚷着要和崔艾伦一起看。崔艾伦看了看接近三点的时间,无奈的摸乱了秦朗的头发:“还不困?”

 

“不不不。”秦朗看的认真,伸手拉下了崔艾伦在他头上作怪的手。

 

音乐一直在响,崔艾伦却无心看屏幕。他紧盯着秦朗看视频时变化的表情。秦朗小表情很多,时不时的抿个嘴伸个小舌头舔舔嘴唇什么的。崔艾伦看着有点口干舌燥,喉结滚动。

 

“Now say you love me 2 ,Now say you love me 2 ,融化我无难度……”

 

又是love u 2 。崔艾伦看向了手机屏幕。屏幕里的秦朗唱着情歌,不断的顶胯。刚看了两眼,崔艾伦感觉全身都烧起来了。

 

“阿朗。”崔艾伦伸手拿掉了秦朗手里的手机。

 

“怎么了?”秦朗斜抬着头看着崔艾伦。橘黄的灯光下,秦朗的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

 

“我之前刷微博,你的粉丝说,你好像藏了一个话筒。”崔艾伦压低声音,嘴巴贴近秦朗的耳朵,吹着气说着。

 

秦朗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随后好像明白了什么的耳朵刷的红了:“说,说什么呢。”

 

崔艾伦低低的笑了。刚才秦朗眨眼睛眨得他心痒痒。

 

“说什么,你说说什么,”崔艾伦的手不规矩的伸进了崔艾伦的浴袍,“让我检查检查到底有没有藏。”声音压抑着笑意。

 

秦朗反射性的要挣扎,却被崔艾伦几下摸软了身体,仰着头,嘴巴轻轻哈气,胸膛起伏。

=============================================

接下来是肉


【峰霆】【林皓XMIKE】恋人扭蛋

【林皓XMIKE】

恋人扭蛋扭蛋

小MIKE出没

真人无关


==============================================

所以,事情真的变成这个样子了……林皓跪坐在放满水的浴缸前,双手捧着一个粉红色的扭蛋,无奈的想。

 

 

 

几天前,方兰生医师神秘兮兮的抱着一个盒子进了林皓的办公室,在林皓莫名其妙的目光下,左顾右盼之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嘿嘿,林医师。”方兰生笑的不怀好意。

 

林皓一脸警惕的看着方兰生把盒子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打开,双手伸进去,小心翼翼的捧出了一个蛋。等等,一个蛋?!准确来说,是一个扭蛋。

 

在林皓一脸你又搞什么幺蛾子的目光下,方兰生嘿嘿嘿嘿的笑了:“这是一颗恋人扭蛋。”

 

“恋人扭蛋?什么东西?”

 

“就是,可以泡出恋人的好东西嘿嘿嘿嘿。林医师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没有个伴,兄弟我牺牲一下,给你一颗扭蛋。”方兰生哥俩好的拍拍林皓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

 

“可是我……”

 

“我知道的啦,”方兰生打断林皓的话,笑的猥琐,凑到林皓耳边,“这个扭蛋里的是个男的,男的。”

 

林皓一愣,在方兰生滔滔不绝的恋人扭蛋注意事项中,盯着这颗粉色的扭蛋看了十分钟。

 

 

 

那就,开始泡吧。泡一个晚上,中途不能偷看。林皓仔细的回忆着方兰生的话,在长篇大论中努力的翻出重点,牢牢记住。

 

“咔哒”林皓扭开了扭蛋,小心的把内里白色的球状物放进了浴缸。

 

 

 

林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个晚上。一会儿想想浴缸里的扭蛋,一会儿想想这是以后自己的“恋人”,心绪有些不宁。最后,林皓还是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叮叮叮。”早上七点,闹钟准时的响了起来。今天林皓休息,他迷迷糊糊的要拍掉闹钟继续睡,却猛然想到了正在浴缸里的扭蛋,顿时睡意全消,套了件衬衫,急急忙忙的走到浴室外。

 

林皓把耳朵贴到浴室门上听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难道方兰生是骗我的?林皓嘀咕着,开了浴室门,走了进去。

 

什么都没有……林皓看着依然是满水的浴缸,心里有些说不上为什么的失落。叹了一口气,林皓向浴缸走去,准备把水放掉。

 

“你好沃。”

 

林皓突然听到一句问候。什么?林皓不可置信的瞪大眼,转头四处张望。

 

“窝在这沃。”

 

林皓看见浴缸的边沿扒拉着一个——小人?!这是恋人扭蛋的恋人吗?!这么小能当恋人吗?!是不是买到宝宝扭蛋啦方兰生你坑我吗?!

 

五分钟后,林皓给小人裹了好几层纸巾,小心翼翼的把小人放在沙发的靠枕上面。

 

“你都没有问窝沃。”

 

林皓看着小人水水的眼睛,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问,问什么啊。”

 

“问窝要不要当你的恋人沃。”

 

“哦,那你要……什么你不是宝宝扭蛋吗,这么小。”林皓诧异的问。

 

“窝不是宝宝沃,窝成年了沃,窝是恋人扭蛋沃!”小人好像很不喜欢听林皓叫他宝宝扭蛋,瞪着个眼睛控诉林皓。

 

好,好萌。林皓又悄悄的咽了口口水。脸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小人叫MIKE,他已经18岁了,成年了。说这话时候的MIKE正在努力啃着巧克力,两颊鼓鼓的,一动一动。林皓托着腮坐在沙发上,满脸幸福的看着MIKE啃巧克力,还时不时的用纸巾帮MIKE擦着沾了巧克力的脸颊。啊啊啊,真是太可爱了。

 

 

MIKE和林皓正式非法同居了。

 

林皓每天早上早十五分钟起来,给MIKE清洁身体,做适合MIKE吃的早饭。林皓上班的时候,因为不放心MIKE一个人在家,也怕MIKE寂寞,他都把MIKE揣在口袋里,带着上班。真的是太方便了小恋人软软萌萌又小小个,揣在兜里就可以跟自己走。林皓幸福的想。

 

以往中午的时候,林皓都会休息一会儿,不过MIKE来了之后,林皓没了休息的时间。可是我乐意呀,林皓想。林皓用手指逗弄着MIKE。MIKE喜欢和林皓的手指“搏斗”,小小的身体在林皓的办公桌上扑腾着,两只白嫩的小手挥舞着,要抓住林皓的手指。林皓坏心思的在MIKE快要碰到时突然抬高手指,如此重复好几次。

 

“你欺负窝沃。”

 

MIKE不跳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撅着嘴,把头偏过去不看林皓。

 

林皓一看,连忙把手指伸到MIKE跟前,一脸讨好的笑:“给你给你。”

 

MIKE撇撇嘴,泄愤似得抓住林皓的手指咬了一口。可是他力气小,只在林皓的手指上留下了一点淡淡的红印。

 

 

 

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么快乐的生活着。

 

不过,林皓也是有烦恼的。MIKE如果不看身体大小,确实是一个成年人的样子,肚子上还有六块腹肌,摸起来紧实又光滑。林皓也是个老大不小的奔三青年了,有时候想入非非也是正常的。可是,谁来告诉他对着这么小的恋人他要怎么办,根本下不了手啊啊啊啊。林皓苦恼的揉揉脑袋,无奈的看了一眼已经睡得舒服,小肚皮都睡的露出来的MIKE,伸手把小毯子给MIKE盖好,转身进了浴室。小没良心的自己却睡得这么舒服TAT

 

林皓还有一个烦恼,MIKE他不喜欢洗澡,尤其不喜欢泡澡。当医生有时候压力大,林皓喜欢泡澡。MIKE来了之后,林皓自然也想和MIKE一起泡澡,可是MIKE怎么都不同意。

 

“窝不要沃。你又要欺负窝沃。”MIKE又“眼泪汪汪”的看着林皓了。

 

“不行!这次你必须洗!就算不泡澡也要好好洗澡!乖啦。”林皓想起前几次就是这么让MIKE糊弄过去的,坚定的板起脸,严肃的说,当然他最后又是不舍的软下来摸摸MIKE的头,让他乖乖哒。

 

最后MIKE妥协了。林皓幸福的摸遍了MIKE的身体。洗着洗着林皓发现了不对劲。

 

“MIKE,你是不是,变大啦?”

 

林皓皱着眉头拿手比划着MIKE的身体:“刚刚还是这么大的,怎么洗了个澡就变大啦……”

 

林皓身体一震。聪明如林皓立马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MIKE。”

 

“怎么啦,窝什么都不知道沃。”MIKE的小眼睛转啊转,就是不看林皓。

 

否认的这么快你已经暴露了好吧。林皓满脸黑线,有些热气上涌。

 

“是你没有问窝沃!”MIKE的表情包括语气都是理直气壮的。

 

“你给我泡在水里一个晚上不许你出来!”林皓悲愤的扶额。

 

 

 

第二天早上,林皓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个正常身高甚至比他还高一厘米的MIKE。

 

之后他们每天晚上都干了个爽。

 

变大的MIKE一样“任性”。但林皓想,我还是乐意。每天早上睡醒怀里都有香香软软的恋人真是太好了。每天早晚吃饭身边都有一个喜欢的人陪着真是太好了。每次上街采购出门游玩右手都牵着最爱的人真是太好了。有MIKE陪着真是太好了,不管是大MIKE还是小MIKE。

 

林皓看着前面拿着可爱多,笑的肆意的MIKE,耸了耸肩,想我乐意宠你一辈子。

 

快步跑上前,林皓紧紧的握住了MIKE空着的那只手,十指相扣。

 

“跑慢点啦,看着点路……”

 

“知道啦阿皓你好啰嗦沃……”

 

……

 

 

完 


MIKE:

林皓每天晚上都欺负我QAQ

 




【峰霆】【项允超XMIKE】囚徒 (3)

监狱梗

此章有【凡等】【彭泽阳XMIKE】情节,不适着慎看!!!

真人无关。

竟然还有人记得这文章我好感动QAQ

格式修好啦QAQ

============================================== 

“MIKE,又是你值夜班啊。”

 

一位狱警边整理文件,边对MIKE说道。

 

“是啊,”MIKE抬头看着同事,微微一笑,“反正在这里夜班日班都没什么区别。”

 

那位狱警手顿了顿,像是明白了什么,有些惋惜的走过来拍了拍MIKE的肩膀,走出门去。MIKE目送着同事走出门去,低垂下了头,继续做着手上做着的事。

 

 

 

 

 

“干——什么……呜……”

 

当背后冷不丁的出现一只手捂住自己嘴巴的时候,MIKE心里已经大叫“不好”。这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绷紧神经的MIKE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劲。MIKE条件反射的就要去摸腰间的对讲机,却被人从背后抓着手腕把他整只手臂压在了背部。随后,他的另一只手也被钳制住。

 

不止一个人!MIKE瞬间意识到了。MIKE咬咬牙,抬起右脚用力向后蹬去。一路蹬去畅通无阻。MIKE一颗心往下沉去。果然,对方早有防备,不仅躲开了MIKE这一脚,还用力往MIKE的膝盖上踢了一脚。MIKE脚一麻,两脚再也支撑不住全身,整个身体向下软去。四只粗壮的胳膊牢牢的钳制住MIKE,不顾MIKE触地的双脚,一路拖着MIKE拐进了平时少有人去的杂物室。硬皮的警靴与水泥地面摩擦,发出“嘶嘶”的粗糙的声音。

 

“彭爷,人带到了。”

 

MIKE被带入杂物室中。眼前突然暗下去的视线让MIKE不适的眨眨眼睛。还来不及看到什么,MIKE就被按到了桌子上。突然的动作扬起了久未使用的桌子上的厚厚的一层灰尘。猝不及防的吸入一大口灰尘,MIKE立刻咳嗽起来,但是嘴巴还被捂着,咳嗽只能闷在喉咙里。

 

大约是对方得到了什么指令,按着MIKE嘴的手松开了。MIKE立刻大声的剧烈地咳了出来。之后,MIKE嘴里就被塞入了一团布,下巴被人捏住,头被迫的往上抬起。

 

“啧啧啧,真是我见犹怜。”

 

MIKE因为之前的剧烈的咳嗽,眼眶发红,眼睛湿润,此刻看来,倒真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MIKE顺着抬头的方向,看向了说话的男人。

 

“是你!”

 

MIKE立刻认出了这是他第一天来监狱的时候,前辈嘱咐要小心的囚犯当中的一个。那男人叫彭爷,大名彭泽阳,长相俊美,又有一副世家公子的做派,实际上却是个杀人越货不眨眼的家伙,手下人命无数。

 

“小美人认得我?那等会儿我们深—入—交—流—的时候,一定有着不一样的熟悉感咯。”彭泽阳故意对深入交流拖长了语调,引得周围的小弟会意的笑了出来。

 

彭泽阳松开手,又绕到了MIKE背后,目光颇为色情的在MIKE的臀部流转。MIKE背对着彭泽阳,看不见的无知的恐惧一丝一丝的爬上他的心间。他感觉一道强烈的目光黏在他身上。一滴汗从MIKE脸侧滑落,他的喉结紧张的滑动着。

 

“嗬,别紧张。”一根手指划过MIKE的脸颊,挑起MIKE的汗滴。略微粗糙的手指摩擦着MIKE脸部细嫩的皮肤,显得痒痒的。

 

一时间杂物间突然安静了下来。MIKE听见身后传来的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皮带扣掉落在地面上的声音。MIKE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剧烈的挣扎起来,嘴里因为堵着一团布,只能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MIKE感觉到被按住的腰部和手脚一阵刺痛。奈何钳制住MIKE身体的手臂力量过大,彭泽阳的手还是探入了MIKE的警服,灵活的解开了MIKE的皮带,然后随手扔在地上。

 

MIKE喘着气伏在桌子上,心里有些绝望。

 

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项爷!我家彭爷在忙,不方便亲自出来迎接了。”门外彭泽阳的小弟似乎在阻拦项允超。

 

MIKE在一片绝望中听见了项允超的外号,混沌的脑子顿时注入了一片清明,他微微支起身体,努力的想要听清楚门外的对话。

 

“……是吗,彭爷……那我就不打扰了。”

 

“您慢走。”

 

随后便是脚步声。

 

MIKE听见那句不打扰了,顿时急了,项允超项允超的大叫起来,虽然因为布的原因发出来的声音是呜呜呜呜的。出人意料的,彭泽阳居然没有阻拦MIKE发出声音。

 

可能是项允超听到了些许声音的声音,脚步声突然停了,门外一片安静。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响起了脚步声。

 

MIKE听着耳旁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反应却是没有刚才的激烈。他在彭泽阳充满趣味的目光下,低下了上身,垂下眼睑,默不作声。 

==============================================

这章项允超出来不多哦彭泽阳出来较多因为情节需要QAQ

未完待续OwO

【凡等】

要开学了Bu 开心。。。开学恐惧症吗。。。

下面渣P图。



【凡等】【彭泽阳/Mike】方糖与咖啡豆(短,一发完)

【凡等】【凡等】【凡等】!!!!

看了这篇估计又有人跟我说进展好快【而我已经看穿了一切。。对啊就是要这么快我任性T-T

看着玩,被文笔伤到了也补药打窝嘤嘤QAQ

==============================================

Mike觉得自己一定是整盒方糖里最酷炫的一颗方糖。

 

你想啊,哪有别的方糖会跳舞,会反戴墨镜,会哈哈哈哈鬼畜笑个不停的?Mike满意的点点头,充分肯定自己。

 

在超市货架上的日子是无聊的。虽然Mike自认为自己是一颗从不心情低落的方糖,可是每天只能在小小的盒子里向外面张望还是挺委屈的,Mike徶徶嘴。

 

Mike最喜欢跳舞。虽然每次一跳舞身上的糖粉就纷纷洒落,被其他的方糖先生满脸惊恐的制止,但是Mike还是喜欢跳。

 

Mike还喜欢做许多自己没做过的事,可惜他整天只能呆在超市货架的方糖盒里,眼巴巴的望着不同的人从他面前经过。

 

直到有一天。

 

这天一大早,Mike还在睡梦中,却感到一阵颠簸,随后,他不受控制的在其他方糖先生的身上打了一个滚。晃晃还晕乎乎的脑袋,Mike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噜的爬起来,从方糖盒的透明口向外望。根本都看不到的沃。Mike委屈的摸摸撞疼了的脑袋。原来,方糖盒被压在了购物袋的中间。

 

 

 

等到再一次能看到外面的情况的时候,方糖盒已经彻底不摇晃了,而且方糖盒的盖子也被打开了。Mike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头顶洒下来的光,随后哈哈哈哈的笑了。我可以出去了沃!Mike美滋滋的从方糖盒中探出头,双手扒拉着方糖盒的边沿向外张望。

 

咦,水果糖先生,果冻先生,布丁先生,还有……咖啡豆先生沃,哇——看的开心的Mike一个不稳从方糖盒里翻了出来,脆弱的身子在坚硬的大理石桌板上打了几个滚,留下了一地的糖粉。

 

你没事吧。咖啡豆先生走到正面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Mike跟前,有点担忧的问。

 

我没事的沃。显然摔疼了的Mike眨巴着眼睛,强忍着泪水。

 

真的?咖啡豆先生有些不相信。

 

假的沃!窝的身体摔破了一个角了沃!Mike终于忍不住了,一边嘤嘤嘤哭诉着,一边用手捡起磕掉的那一个小角,跟大人告状一样的拿给咖啡豆先生看。

 

不哭不哭,乖。咖啡豆先生其实想笑,但是看着好像真的很难过很难过的Mike,他轻声安慰着。

 

窝难过沃!掉了一个小角窝的身材不好看了沃!Mike真的好委屈。

 

……所以只是为了身材吗。咖啡豆先生又好气又好笑的帮Mike擦擦眼泪。不哭啦,再哭变成大花脸咯。

 

Mike想象着眼泪融化掉脸上糖粉的情形,身体抖了一下,立刻止住了眼泪,虽然还抽抽搭搭的,还打着哭嗝。

 

 

 

Mike到了新地方后天天和咖啡豆先生玩在一起。

 

我叫彭泽阳。咖啡豆先生非常喜欢摸Mike的脑袋。

 

Mike是颗闲不住的方糖。可怜了咖啡豆彭泽阳先生每天追着Mike的屁股后面跑,就怕Mike磕了碰了又在他面前嘤嘤嘤的哭诉自己的身材不好看了,然后转眼又哈哈哈的到处玩耍,然后又来哭诉。心疼的都是我。彭泽阳嘴角含笑的看着在果冻先生堆里蹦跳的Mike,有些无奈的想。可是我觉得怎么样的你都好看。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方糖盒里的方糖先生越来越少,布袋里的咖啡豆先生也越来越少。

 

一向无忧无虑天天傻乐的Mike有点不对劲。彭泽阳想。但是我好像知道为什么。彭泽阳看着靠在他身边异常安静的Mike,摸了摸他的脑袋。

 

 

 

 

“哇,不要喝掉泽阳哇!”

 

Mike唰的坐起来,睁大了眼睛轻喘着气。被体温捂得温暖的被子因为Mike的动作而进入了丝丝凉气。

 

“怎么啦。”睡在一边的彭泽阳虽然被Mike的举动惊醒,但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嘴里嘟囔着怎么了,手脚利索的把Mike重新揽在怀里,盖好被子。

 

“没事沃。”Mike使劲拨开按着他后脑勺的彭泽阳的手,上半身微微向后移动,看着彭泽阳的睡容。方糖Mike看着咖啡豆彭泽阳被送入咖啡机这种可怕的事还是补药告诉泽阳比较好沃。Mike摸着彭泽阳的脸,肯定的点点头。

 

笑话,手在我脸上乱摸也就算了,为什么下半身还要乱蹭。“你是不是精神很好真的不想睡了,”彭泽阳终于忍受不了的睁开了眼睛,“那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好不好。”然后翻身压上了一脸补药窝补药的Mike。

 

END

==============================================

祝看的愉快O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