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

【峰霆】【苏星宇/MIKE】领带

两个 都不是人的 精 的日常   

真人无关*3

==============================================


1.

苏星宇V:MIKE先生和苏先生。

                [图片]

 

 

 

2.

兔子火了。原因是苏星宇发了一条微博。照片里兔子和苏星宇都打着同样款式的领带,齐齐45度角仰望天花板。兔子小领带。苏星宇大领带。

 

苏星宇作为当红炸子鸡,微博的影响力那是杠杠的。

 

粉丝A:兔兔好萌!揉揉脸!

 

粉丝B:兔兔和wuli宇哥的领带hhh是亲子款吗

 

……

 

不,是情侣款。苏星宇扯扯领带。

 

微博评论蹭蹭蹭往上涨。兔子脑袋蹭蹭蹭埋到屏幕里去。兔爪滑滑滑,怎么看也看不完评论。

 

苏星宇看着飞速上涨的评论数,一副牛气哄哄的表情坐着,翘着脚,甜滋滋的等兔子夸他。

 

……

 

MIKE!MIKE!凹了半天造型的苏星宇发现MIKE并没有理他,气呼呼伸手拿掉了手机。

 

给我给我!兔子挥舞着兔爪。

 

不给!苏星宇把手机举高高。

 

给我给我。兔子两只兔爪软软的搭在苏星宇的手腕上,兔眼湿漉漉。

 

苏星宇手一软。

 

苏星宇投降了。

 

兔兔急匆匆夺过手机抱在怀里就想跑,哒哒哒没跑两步,一只兔爪就踩上了还戴着的小领带,吧唧摔倒了。

 

兔子老这么摔会不会傻。苏星宇捂脸。

 

 

 

 

3.

自从上了微博之后,兔子好像特别喜欢戴领带。

 

这天苏星宇的经纪人田心,助理大杰,好友马兰兰都要来。

 

兔兔早早的扒拉着小领带,扬扬脑袋,示意苏星宇给它戴上。

 



4.

这天兔子经常看似不经意的到田心,大杰和马兰兰面前晃荡,并收获无数次的赞美。

 

 

 

 

5.

星宇!星宇!兔子刚洗完澡不久,香香白白软软绵绵的往苏星宇怀里扑。

 

诶!苏星宇呼噜着松软的兔毛。

 

他们都夸我很好看!夸我好看!兔子絮絮叨叨的,强调了好多好多好多次自己被夸好看。然后睡着了。整只兔缩在苏星宇怀里缩成一个白团。

 

你就是很好看。苏星宇在心里说。然后心满意足的团了团缩成白团的兔子,拒绝回想威逼田心大杰马兰兰不停夸兔子好看的过程,闭上眼睡了。

 

晚安,MIKE。

 

 

6.

田心大杰马兰兰:苏星宇你禽兽!

 

苏星宇:我是(老虎精)。

 

田心大杰马兰兰:……

 

田心大杰马兰兰:苏星宇你不是人!

 

苏星宇:嗯:)


【峰霆】【苏星宇/MIKE】酷吗

两个 都不是人的 精 的日常 

真人无关*3

==============================================

苏星宇回到家,并没有发现他心心念念的白团子向他扑过来。

 

他从客厅找到厨房,又找到书房,最后从浴室发现了大长着四肢仰卧在放满水的洗手池里的兔子。哦,脑袋还靠在边沿上。

 

星宇!星宇!听到响声的兔子哗地从水里站起来,两只眼睛瞪得又圆又亮,两只前爪扒拉着洗手池的边沿,然后抖抖毛,甩了苏星宇一脸水。

 

苏星宇抹了一把脸,哗啦把兔子从水里抱出来,随手抽了一条浴巾,把兔子整个包成了个球。

 

星宇!星宇!兔子艰难的拨开白浴巾,露出了两只前爪,又把爪子伸进浴巾里,掏啊掏把自己的耳朵扒拉出浴巾。

 

干嘛!干嘛!苏星宇专心的给兔子擦身体。

 

酷吗!酷吗!终于得到搭理的兔子嚷嚷道。

 

什么?苏星宇继续擦擦擦。

 

我刚刚!酷吗!兔子期待的看着苏星宇。

 

苏星宇眨眨眼睛,并没有什么表示。

 

兔子晃晃脑袋,呼啦的拨开了整条浴巾,伸伸爪子把浴巾踢到一边去,吧唧四爪朝天的往洗手台上一躺。刚才!酷吗!

 

噗。苏星宇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嗯,很酷。再给兔子伸了一个大拇指。

 

敷衍我!兔子气呼呼的用爪子软绵绵的推了一把苏星宇,自己蹦跶到地上,哒哒哒就跑了,任苏星宇怎么叫都不回头。

 

 

 

到下午,兔子终于又肯搭理苏星宇了。

 

苏星宇路过客厅,被兔子扯住了裤脚。

 

苏星宇作势伸手要抱兔子,却被兔子拒绝了。

 

兔子哒哒哒跑到茶几边,啪的打开了一副墨镜,努力的扣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在苏星宇前面来来回回的走,还时不时的瞅瞅苏星宇。

 

苏星宇还是不明所以。

 

哦哦哦!酷!太酷了!苏星宇好像想到什么似得,啪啪啪的鼓起掌,笑眯眯的称赞起了兔子。

 

哼哼!叫兔哥!兔子傲娇的扬起了脑袋。

 

兔哥!苏星宇麻溜的就是一声。

 

哼哼哼!兔子吧唧把墨镜扔了,一团就扑进了苏星宇怀里。

 

苏星宇抱着白白软软的团子,虽然不知道到底咋样,但还是心满意足的摸摸兔子毛。然后一扭头看见了旁边的电视屏幕。屏幕里的大佬霆哥正带着墨镜,扬着头,带领着一帮小弟呼啦啦的穿过了斑马线。

 

苏星宇脚下差点一个打滑。 


实!力!窒!息!呜呜呜呜真好看QAQQQQ

图源微博:旭旭等等等 

【峰霆】【项允超XMIKE】囚徒 (3)

监狱梗

此章有【凡等】【彭泽阳XMIKE】情节,不适着慎看!!!

真人无关。

竟然还有人记得这文章我好感动QAQ

格式修好啦QAQ

============================================== 

“MIKE,又是你值夜班啊。”

 

一位狱警边整理文件,边对MIKE说道。

 

“是啊,”MIKE抬头看着同事,微微一笑,“反正在这里夜班日班都没什么区别。”

 

那位狱警手顿了顿,像是明白了什么,有些惋惜的走过来拍了拍MIKE的肩膀,走出门去。MIKE目送着同事走出门去,低垂下了头,继续做着手上做着的事。

 

 

 

 

 

“干——什么……呜……”

 

当背后冷不丁的出现一只手捂住自己嘴巴的时候,MIKE心里已经大叫“不好”。这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绷紧神经的MIKE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劲。MIKE条件反射的就要去摸腰间的对讲机,却被人从背后抓着手腕把他整只手臂压在了背部。随后,他的另一只手也被钳制住。

 

不止一个人!MIKE瞬间意识到了。MIKE咬咬牙,抬起右脚用力向后蹬去。一路蹬去畅通无阻。MIKE一颗心往下沉去。果然,对方早有防备,不仅躲开了MIKE这一脚,还用力往MIKE的膝盖上踢了一脚。MIKE脚一麻,两脚再也支撑不住全身,整个身体向下软去。四只粗壮的胳膊牢牢的钳制住MIKE,不顾MIKE触地的双脚,一路拖着MIKE拐进了平时少有人去的杂物室。硬皮的警靴与水泥地面摩擦,发出“嘶嘶”的粗糙的声音。

 

“彭爷,人带到了。”

 

MIKE被带入杂物室中。眼前突然暗下去的视线让MIKE不适的眨眨眼睛。还来不及看到什么,MIKE就被按到了桌子上。突然的动作扬起了久未使用的桌子上的厚厚的一层灰尘。猝不及防的吸入一大口灰尘,MIKE立刻咳嗽起来,但是嘴巴还被捂着,咳嗽只能闷在喉咙里。

 

大约是对方得到了什么指令,按着MIKE嘴的手松开了。MIKE立刻大声的剧烈地咳了出来。之后,MIKE嘴里就被塞入了一团布,下巴被人捏住,头被迫的往上抬起。

 

“啧啧啧,真是我见犹怜。”

 

MIKE因为之前的剧烈的咳嗽,眼眶发红,眼睛湿润,此刻看来,倒真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MIKE顺着抬头的方向,看向了说话的男人。

 

“是你!”

 

MIKE立刻认出了这是他第一天来监狱的时候,前辈嘱咐要小心的囚犯当中的一个。那男人叫彭爷,大名彭泽阳,长相俊美,又有一副世家公子的做派,实际上却是个杀人越货不眨眼的家伙,手下人命无数。

 

“小美人认得我?那等会儿我们深—入—交—流—的时候,一定有着不一样的熟悉感咯。”彭泽阳故意对深入交流拖长了语调,引得周围的小弟会意的笑了出来。

 

彭泽阳松开手,又绕到了MIKE背后,目光颇为色情的在MIKE的臀部流转。MIKE背对着彭泽阳,看不见的无知的恐惧一丝一丝的爬上他的心间。他感觉一道强烈的目光黏在他身上。一滴汗从MIKE脸侧滑落,他的喉结紧张的滑动着。

 

“嗬,别紧张。”一根手指划过MIKE的脸颊,挑起MIKE的汗滴。略微粗糙的手指摩擦着MIKE脸部细嫩的皮肤,显得痒痒的。

 

一时间杂物间突然安静了下来。MIKE听见身后传来的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皮带扣掉落在地面上的声音。MIKE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剧烈的挣扎起来,嘴里因为堵着一团布,只能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MIKE感觉到被按住的腰部和手脚一阵刺痛。奈何钳制住MIKE身体的手臂力量过大,彭泽阳的手还是探入了MIKE的警服,灵活的解开了MIKE的皮带,然后随手扔在地上。

 

MIKE喘着气伏在桌子上,心里有些绝望。

 

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项爷!我家彭爷在忙,不方便亲自出来迎接了。”门外彭泽阳的小弟似乎在阻拦项允超。

 

MIKE在一片绝望中听见了项允超的外号,混沌的脑子顿时注入了一片清明,他微微支起身体,努力的想要听清楚门外的对话。

 

“……是吗,彭爷……那我就不打扰了。”

 

“您慢走。”

 

随后便是脚步声。

 

MIKE听见那句不打扰了,顿时急了,项允超项允超的大叫起来,虽然因为布的原因发出来的声音是呜呜呜呜的。出人意料的,彭泽阳居然没有阻拦MIKE发出声音。

 

可能是项允超听到了些许声音的声音,脚步声突然停了,门外一片安静。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响起了脚步声。

 

MIKE听着耳旁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反应却是没有刚才的激烈。他在彭泽阳充满趣味的目光下,低下了上身,垂下眼睑,默不作声。 

==============================================

这章项允超出来不多哦彭泽阳出来较多因为情节需要QAQ

未完待续OwO

【凡等】

要开学了Bu 开心。。。开学恐惧症吗。。。

下面渣P图。



【凡等】【彭泽阳/Mike】方糖与咖啡豆(短,一发完)

【凡等】【凡等】【凡等】!!!!

看了这篇估计又有人跟我说进展好快【而我已经看穿了一切。。对啊就是要这么快我任性T-T

看着玩,被文笔伤到了也补药打窝嘤嘤QAQ

==============================================

Mike觉得自己一定是整盒方糖里最酷炫的一颗方糖。

 

你想啊,哪有别的方糖会跳舞,会反戴墨镜,会哈哈哈哈鬼畜笑个不停的?Mike满意的点点头,充分肯定自己。

 

在超市货架上的日子是无聊的。虽然Mike自认为自己是一颗从不心情低落的方糖,可是每天只能在小小的盒子里向外面张望还是挺委屈的,Mike徶徶嘴。

 

Mike最喜欢跳舞。虽然每次一跳舞身上的糖粉就纷纷洒落,被其他的方糖先生满脸惊恐的制止,但是Mike还是喜欢跳。

 

Mike还喜欢做许多自己没做过的事,可惜他整天只能呆在超市货架的方糖盒里,眼巴巴的望着不同的人从他面前经过。

 

直到有一天。

 

这天一大早,Mike还在睡梦中,却感到一阵颠簸,随后,他不受控制的在其他方糖先生的身上打了一个滚。晃晃还晕乎乎的脑袋,Mike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噜的爬起来,从方糖盒的透明口向外望。根本都看不到的沃。Mike委屈的摸摸撞疼了的脑袋。原来,方糖盒被压在了购物袋的中间。

 

 

 

等到再一次能看到外面的情况的时候,方糖盒已经彻底不摇晃了,而且方糖盒的盖子也被打开了。Mike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头顶洒下来的光,随后哈哈哈哈的笑了。我可以出去了沃!Mike美滋滋的从方糖盒中探出头,双手扒拉着方糖盒的边沿向外张望。

 

咦,水果糖先生,果冻先生,布丁先生,还有……咖啡豆先生沃,哇——看的开心的Mike一个不稳从方糖盒里翻了出来,脆弱的身子在坚硬的大理石桌板上打了几个滚,留下了一地的糖粉。

 

你没事吧。咖啡豆先生走到正面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Mike跟前,有点担忧的问。

 

我没事的沃。显然摔疼了的Mike眨巴着眼睛,强忍着泪水。

 

真的?咖啡豆先生有些不相信。

 

假的沃!窝的身体摔破了一个角了沃!Mike终于忍不住了,一边嘤嘤嘤哭诉着,一边用手捡起磕掉的那一个小角,跟大人告状一样的拿给咖啡豆先生看。

 

不哭不哭,乖。咖啡豆先生其实想笑,但是看着好像真的很难过很难过的Mike,他轻声安慰着。

 

窝难过沃!掉了一个小角窝的身材不好看了沃!Mike真的好委屈。

 

……所以只是为了身材吗。咖啡豆先生又好气又好笑的帮Mike擦擦眼泪。不哭啦,再哭变成大花脸咯。

 

Mike想象着眼泪融化掉脸上糖粉的情形,身体抖了一下,立刻止住了眼泪,虽然还抽抽搭搭的,还打着哭嗝。

 

 

 

Mike到了新地方后天天和咖啡豆先生玩在一起。

 

我叫彭泽阳。咖啡豆先生非常喜欢摸Mike的脑袋。

 

Mike是颗闲不住的方糖。可怜了咖啡豆彭泽阳先生每天追着Mike的屁股后面跑,就怕Mike磕了碰了又在他面前嘤嘤嘤的哭诉自己的身材不好看了,然后转眼又哈哈哈的到处玩耍,然后又来哭诉。心疼的都是我。彭泽阳嘴角含笑的看着在果冻先生堆里蹦跳的Mike,有些无奈的想。可是我觉得怎么样的你都好看。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方糖盒里的方糖先生越来越少,布袋里的咖啡豆先生也越来越少。

 

一向无忧无虑天天傻乐的Mike有点不对劲。彭泽阳想。但是我好像知道为什么。彭泽阳看着靠在他身边异常安静的Mike,摸了摸他的脑袋。

 

 

 

 

“哇,不要喝掉泽阳哇!”

 

Mike唰的坐起来,睁大了眼睛轻喘着气。被体温捂得温暖的被子因为Mike的动作而进入了丝丝凉气。

 

“怎么啦。”睡在一边的彭泽阳虽然被Mike的举动惊醒,但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嘴里嘟囔着怎么了,手脚利索的把Mike重新揽在怀里,盖好被子。

 

“没事沃。”Mike使劲拨开按着他后脑勺的彭泽阳的手,上半身微微向后移动,看着彭泽阳的睡容。方糖Mike看着咖啡豆彭泽阳被送入咖啡机这种可怕的事还是补药告诉泽阳比较好沃。Mike摸着彭泽阳的脸,肯定的点点头。

 

笑话,手在我脸上乱摸也就算了,为什么下半身还要乱蹭。“你是不是精神很好真的不想睡了,”彭泽阳终于忍受不了的睁开了眼睛,“那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好不好。”然后翻身压上了一脸补药窝补药的Mike。

 

END

==============================================

祝看的愉快OwO

【凡等】【彭泽阳/何瀚】春(短,一发完)

【凡等】【凡等】【凡等】!!!!

彭泽阳/何瀚

最近吃下了凡等安利,但是文的数量还在逐渐增加的过程中,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虽然这件衣服不怎么好看这碗东西不怎么好吃,但,打人不打脸QAQ

文笔还是有待提高的QAQ我尽力QAQ

最后,文很狗血【捂脸 


==============================================

“妮妮,怎么啦。”彭泽阳从甜筒老伯手里接过甜筒,一转头,发现妮妮正和一个漂亮小男孩说话,笑的很开心。

 

“认识新朋友了?”彭泽阳走上前,把甜筒递给妮妮,嘴里嘀咕着少吃点,看着小男孩,笑笑,顺便摸了一把小男孩的顺毛,又转头和妮妮说。

 

小男孩虽然小,但是正正经经的穿着白衬衫小西装裤和小皮鞋,看着彭泽阳的时候眼睛瞪的溜儿圆,复而又眨巴眨巴的看着妮妮和她手上的甜筒,小嘴巴好似有些不满的翘起。

 

彭泽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着这孩子真可爱,于是蹲下声,笑眯眯的对着小男孩问道:“小朋友,要吃雪糕吗叔叔买给你。”

 

说罢,彭泽阳就要起身给小男孩买甜筒,却被一只白嫩的小手攥住了衣角:“不用啦叔叔,我不能吃雪糕的沃。”小男孩说完,好似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

 

彭泽阳皱皱眉,刚想开口,却被一声呼喊打断了,“耀耀!”

 

“爸爸!”小男孩转头看见男人,欢快的大叫一声,又转回来跟妮妮和彭泽阳摆手再见,拽起小书包向男人跑去。彭泽阳顺着小男孩看去,一个穿着正装,打着红色领带的男人笑着蹲下身,把小男孩抱进怀里,随后,向彭泽阳这里一笑,又点点头,把小男孩送上车,开车走了。

 

“爸爸爸爸。”彭泽阳看着汽车的背影,还沉浸在男人刚刚的那一笑里,有些愣神,听到妮妮的呼声,忙弯下腰,一把抱起妮妮,“宝宝,我们走,回家咯。”

 

 

 

 

 

彭泽阳第二次见到那个小男孩的时候,是在一个咖啡厅。

 

彭泽阳带着念叨着肚子饿的妮妮来到了一家咖啡厅,点好单后坐在位子上百无聊赖的看着周围的装饰,眼光一转,看到了上次的小男孩。小男孩对面坐着一男一女,边上还坐着另一个男孩子,但那个男人并不是上次的那个男人。小男孩似乎是绷着一张脸,背挺得笔直,用对他来说明显过大的叉子叉碟子里的蛋糕吃,一点一点的,乖巧又安静。边上的男孩子就显得闹腾多了,奶油吃的嘴边都是,精巧的小饼干撒落在盘子周围。女人却毫不在意的用纸巾帮男孩子擦着嘴。

 

“您点的单都已经上齐了。”彭泽阳收回视线,帮妮妮摆好盘子和餐具,插起双手,笑眯眯的看着妮妮吃蛋糕。

 

“爸爸,刚刚你是在看耀耀吗,”妮妮吃着蛋糕,含糊不清的开口,“我想找他玩。”

 

彭泽阳一愣,马上反应过来,笑着摸摸妮妮的头,“妮妮乖,人家小朋友现在也在吃饭,我们等等找他玩好不好?”

 

妮妮乖巧的点头,彭泽阳觉着自己的女儿真是可爱极了,又伸出手,想要摸摸妮妮。突然,那边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阿瀚,你别闹了!”

 

彭泽阳转过头看见了小男孩的爸爸,上次的那个男人。那男人一只手牵着小男孩,另一只手推拒着原先坐在小男孩对面的男人的拉扯。

 

彭泽阳看着阿瀚紧抿着的唇和微微苍白的脸色,眨了眨眼睛,突然站起来,冲上前去,试图分开男人抓着阿瀚的手:“先生,请您冷静一点。”而后自然而然的把阿瀚护在了身后。

 

那男人起先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但看到彭泽阳以保护的姿态把阿瀚护在身后,怒气到达了顶点:“何瀚!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分开才多久,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找别人了?”

 

彭泽阳一愣,条件反射的转头看向何瀚。此时何瀚的脸色已是煞白,嘴唇抿的更紧,似乎身体也在微微颤抖。正当彭泽阳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何瀚却动了。何瀚从彭泽阳身后走出来,盯着男人看了两眼,干脆利落的甩了男人一巴掌,而后,转身抱起耀耀,快步走出了咖啡厅。彭泽阳则反应迅速的回到位置留下钱,抱起妮妮快步跟上了何瀚。

 

 

 

 

“其实也挺狗血的,我身体不好,耀耀遗传我,而他们家需要一个健康的继承人。”

 

何瀚和彭泽阳并排坐在公园里的长凳上。看着不远处一起玩耍的两个孩子,何瀚淡淡的开口。

 

彭泽阳看着何瀚,想着怪不得看他脸色都不是那么好原来身体不算好可是左看右看这个人怎么都这么好看呢。

 

“你,看我做什么!”何瀚说完话久久没听见彭泽阳开口,有些奇怪的转头看彭泽阳,却正好撞上了彭泽阳的目光,专注而坚定。淡淡的红晕爬上了何瀚的脸,但却隐藏在夕阳柔和的光下。彭泽阳没有移开目光,而是继续盯着何瀚,上半身缓缓靠近。

 

何瀚突然转头,轻咳一声,随即站起身,丢下一句很晚了先带着孩子回家了便匆匆的走了。彭泽阳有些好笑的看着何瀚的背影,冲他大喊:“你跑什么啊。害羞吗阿瀚。”然后彭泽阳满意的看着何瀚明显的踉跄了一下,愉悦的哈哈哈笑了。

 

 

 

之后,彭泽阳顺利的实现了与何瀚一天一通电话。

 

再之后,彭泽阳顺利的实现了每天接送两个孩子上学放学。

 

最后,彭泽阳顺利的实现了睡真正的双人床。

 

END

==============================================

文笔差也别打脸QAQ祝看的愉快OwO

胡渣等




我最爱的胡渣!!!!我觉得我要窒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王!!!!!!!!!

占个TAG找两篇文章哦OwO

第一篇大概是八月份的时候的ABO文,LO主高三了所以两个月前好像就断网?文章写的是等等在片场发情,那个时候政委在开会,然后闻到味道了就去解救等等了,是图片形式的OwO

第二篇是等等有什么一段时间会发作的狂躁症?就是有攻击人的倾向,然后政委很护着等等的,政委其实也有点病态占有欲来着,大学校园背景,然后这文是发在不老歌上的,但是这位LO主有在这里发文来着OwO

有好心人解答一下我吗OwO

胡渣等。等等生病的时候拍的。虽然心疼但是真的好性感啊。出处应该是等等的INS或着微博。不过这张是水印那个保存的。